亚博体育平台官网

作者:程民生发布日期:2016-08-07

「程民生: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驼队是胡商吗」正文

作为反映北宋开封市井风俗的故宫博物院藏本《清明上河图》,有着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,其中许多在古籍文字中看不到的珍贵具体形象资料,滋养着学术和艺术。画上的一支骆驼队,也引起了学者的普遍关注,并几乎已成定论:即该驼队属于西域客商,是宋代开封对外交流的标志。大前提是骆驼来自西域。

先看学界前贤的典型论点。杨蕤的论点是:“在北宋名画《清明上河图》中有一人手牵骆驼穿行于东京城内的情景,画中的骆驼究竟来自西域、西夏还是辽朝已不得而知,但反映出当时骆驼作为畜力工具的普遍性。”①虽然无法得知骆驼具体来自何地,但断定来自西域或夏、辽无疑。他又指出:“在北宋名画《清明上河图》中有三只骆驼,其中一只从西门洞中走出,两只正要进入西门洞。显然,作者的初衷是想表现一支由七到八只骆驼所组成的商队。遗憾的是,作者并未画出骆驼的主人,我们无法推测其是从西域而来的商队,但商队是由西门进入京城的,极有可能是来自西夏、吐蕃甚至西域的朝贡者或者丝路商旅。”②荣新江认为图中唯一的胡人,就是牵骆驼者,其出发点还是骆驼:“当我们看到画卷后半部那座雄伟的城门时,眼前为之一亮,因为那一队正在穿越城门向外行驶的骆驼,负载着沉重的商品驮囊,自然而然地给予了我们强烈的异域景象”,由此看出牵驼人“就是画卷上唯一可以看到的胡人了。虽然与唐代的胡人形象相比,他面部的种族特征已经不是特别的典型,但我们仍然可以认定他是一个胡人,因为我们不仅仅从他的种族特征来认定他是一个胡人,而且也从他牵的骆驼以及骆驼身上驮载的商品,也就是从文化属性上判断画家张择端这里所表现的一定是个胡人。”③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这些骆驼,这个人是不会被认定为胡人的。一切问题都是因骆驼而起。在学术界,被赋予象征意义的骆驼从来没有如此显眼重要过。本文要论述的是,这是想当然的结论。

一、骆驼是宋朝北方常见的大牲畜

首先必须确定的是:北宋时期骆驼是否仅出自西域、辽、夏?回答是否定的。

骆驼(又称橐)是荒漠半荒漠地区、尤其是沙漠地区主要的骑乘工具,素有“沙漠之舟”的美称。这是常识,也即骆驼与荒漠地区是联系在一起的。但是,我们谈论的是宋代,历史问题必须用历史眼光和史实,而不能用现代常识解读历史。宋代距今800余年,自然环境、社会环境乃至畜种的役使分布与今天相差很大。在古代如宋朝,骆驼不仅生长于荒漠草原,同样生长于广大内地农区。一则农谚说道:“种麻以夏至十日前为上时,谚曰:‘夏至后,不没狗。’或答曰:‘但雨多,没橐。’鲁直书其学子课帙曰:‘大雨若悬河,禾深没橐’用此。”④骆驼入谚,至少说明是农民常见的牲畜。在宋代刑法中,骆驼与骡、驴等大牲畜并列受到保护:“诸故杀官私马、牛,徒三年,驼、骡、驴,减三等……诸自杀马、牛,减故杀罪三等(许人告),驼、骡、驴杖八十……诸杀缌麻以上亲马、牛,各减凡人三等,驼、骡、驴,依自杀法”。⑤法律将骆驼的地位排在马、牛之后,骡、驴之前,应该能反映宋朝境内的骆驼,是与马、牛、骡、驴一样常见的大牲畜。骆驼在宋朝境内的大量存在,使得一批关于骆驼的著作应运而生,如《论驼经》、《疗驼经》、《医驼方》等。⑥现在,让我们用具体事实证实这一论断,考察宋代骆驼养殖、役使的分布情况。

在北宋境内的广大北方地区,骆驼其实是一种常用的大牲畜,集中在陕西、河东等路。宋神宗时,知太原府(今山西太原)韩绛言当地“驼与羊,土产也,家家资以为利”。⑦养骆驼与养羊一样,成为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。宋神宗时,日本僧人成寻在河东路境内的官道上旅行时,每天都能看到三四十头骆驼:“此六七日,每日见骆驼三四十匹。”⑧神宗熙宁六年(1073),官方曾一次在河东路购买骆驼300头赴陕西运送军粮。⑨河东路的情况如此,再看陕西路。仁宗时,陕西州(今陕西富县)钤辖刘宝曾因“私役兵以橐驼为商旅载物”而受到处分。⑩神宗熙宁年间,州长官又因“违法截栏商农车乘、骆驼,般运米麦”受到弹劾。(11)前者是动用官方士兵、骆驼借给商人运输商品而牟利,说明官方的骆驼有余力;后者是强行征用民间骆驼运输军需,说明由于战争官方的骆驼不够用。元丰六年(1083),由于战争的需要,朝廷又在陕西路调发官私骆驼2000头运输军需:“诏熙河兰会经略制置司计置兰州人万、马二千粮草,于次路州军划刮官私橐二千与经略司,令自熙州摺运,事力不足,即发义勇、保甲。”(12)由此可知,在军需物资和商品运输中骆驼的重要作用。作为一种家养大牲畜,除了役使外,还产生许多经济价值,如骆驼毛就被充分利用。骆驼毛有分量轻、易洗涤、保暖性好等优点,陕西路泾州(今甘肃泾川北)甚至以驼毛为上贡皇帝的土特产。(13)河东路居民用骆驼毛为原料,织造“驼毛段子”,(14)是宋代史料中的新品种。丰州(今山西河曲西)人则“衣以驼毛”。(15)骆驼奶高钙,饱和脂肪酸低,还有医疗价值,可以带来经济收益,陕西甚至以骆驼奶制酥油,宋人何坦有“韵胜雍城骆乳酥”之句,(16)此即陆游称赞的“酥鹅黄出陇右”。(17)至于驼裘,更是常见,宋人的诗篇中屡屡涉及,津津乐道。如王安石:“风柳条干,驼裘未胜寒。”(18)秦观:“汩汩尘劳不自堪,驼裘鞭马度晴岚。”(19)宗泽:“小雨疏风转薄寒,驼裘貂帽过秦关。”(20)从中均可看出西北地区普遍养殖、役使骆驼,并充分地综合利用。

东部地区的京东路也多有骆驼役用的史实。宋真宗天禧年间,“有武臣赴官青社齐州北境,时河水渐退,葭阻深。武臣以橐十数头负囊箧,冒暑宵征。有虎蹲于道右,既见,鸣且逐之,虎大怖骇,弃三子而走。役卒获其子而鬻之。”(21)这位武将到京东路齐州(今山东济南)上任时,租用或用自家的十余匹骆驼运送行李。苏轼记载:“营丘士性不通慧,每多事,好折难而不中理。一日造艾子问曰:‘凡大车之下与驼之项,多缀铃铎,其故何也?’”(22)营丘即京东路潍州(今山东潍坊),由于当地百姓经常见到骆驼,所以才有此问。京西路位于京师开封腹地,朝廷曾在此征科骆驼:“安州……入本朝属荆湖北路,景间忽入京西……方是时,西鄙用师,官科、黄牛,皆非山川所出而俗所未尝用者。”(23)安州(今湖北安陆)是新划入京西路的,原本属于荆湖北路,所以对征科的骆驼感到无法应付,反过来说明京西路其他州县却是有骆驼的,所以朝廷要在民间征收。京西路的中心西京洛阳(今河南洛阳),是一个骆驼集散地,有“驼马市”。彭乘载道:“李给事师保厘西京时,驼马市有人新构酒楼,李乘马过其下,悦其壮丽。”(24)看来这处专业交易骆驼和马的市场相当繁华,生意兴隆,所以才新建了壮观豪华的大酒店。

二、开封是官方骆驼养殖、役使的中心和骆驼集散地

那么,最关键的是,开封本地是否饲养、役使骆驼?回答是肯定的。

开封是官方骆驼养殖、役使的中心和集散地,是北宋境内拥有骆驼最多的城市。早在后周时期,军队中就有役使骆驼参战。显德四年(957)十一月周世宗亲征淮南时,“濠州东北十八里有滩,唐人栅于其上,环水自固,谓周兵必不能涉。戊子,帝自攻之,命内殿直康保裔帅甲士数百,乘橐驼涉水,太祖皇帝帅骑兵继之,遂拔之。”(25)有骆驼数百匹在军中服役,用于骑乘。由此还可得知,骆驼不但可以在沙漠行走,在滩涂泥水中行走也是强项。从宋初开始,官方就在开封设置专门饲养骆驼的机构――驼坊,用于运输物资,“监官二人,以三班使臣充,掌牧养橐驼。”(26)史料中有更具体的记载:

坊,在天厩坊西,掌收养橐,以供内外负载之用。开宝二年置,监官二人,以三班及内侍充,兵校六百八十二人。神宗熙宁八年四月十九日,诏坊每岁轮差监官往石州界都大提举管司放牧,并降宣命,今后只仰本司依条例指挥。(27)

从其682人的就业人员数量看,饲养的骆驼当以千计。靖康元年(1126)金兵包围开封时,曾向宋政府索取骆驼1000头,(28)说明女真人也知道开封有许多骆驼。除运输外,开封骆驼还用于朝廷仪仗。沈括记载:“常言殿庭中班列不可整齐者唯有三色,谓举人、蕃人、骆驼。”(29)说的就是在朝中列队的骆驼。皇帝的凉车“驾以驼。省方在道及校猎回则乘之”,(30)则是骆驼还用于为皇帝驾车。

与所有机构一样,驼坊的管理、考核有着严格的制度。如元六年(1091)太仆寺报告:“坊每年除差出死数,及在京在牧月日外,以实在坊月日积计纽系饲头数,十分为率比较。”(31)即以在开封的骆驼存栏数量作为对驼坊官员最主要的考核指标。孔武仲在《尉氏道中》云:“前村应稍近,时有驼鸣。”(32)也证明开封南部郊县尉氏(今河南尉氏)的村落中有不少骆驼。由于开封并非骆驼的原产地,气候和草地不能长期满足大批骆驼的正常繁育成长,所以宋政府采取轮饲办法,定期分批将骆驼送到适宜的西北牧区放牧。如前所言,朝廷在河东路有牧地。天圣元年(1023)陕西路转运司报告:“辖下沿边四路州军大屯军马,每年支拨军须物色万数不少,逐州军所管衙前人数又多,例各一年两次差遣。当司相度,欲依河东转运司例,每年于在京驼务差拨骆驼二百头,差殿侍或三司军大将四人,每人分骆驼五十头,就近于草地牧放喂养,准备沿边州军缓急少阙军须物色,立便抽差部辖管认般送应副,不至挠民。”宋仁宗诏令三司研究定夺,三司提出的解决方案是:“在京见管骆驼无多,即目在石州牧放未回。今欲先于石州见牧放数内就近支拨百头赴陕西交割,即令本路破系省钱收买,就华州华阴县界泉店牧放,其军大将即从省司差。应有钤辖事件,并依河东路骆驼般运条例。”皇帝予以批准。(33)可知朝廷驼坊的骆驼通常在石州(今山西离石)放牧,河东转运司使用的骆驼则是每年从开封调拨200头前往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骆驼队是在向城外出发,那么,开封骆驼向外地运送物资的情况有吗?有,而且很普遍。

既是朝廷有专门机构用骆驼运输,那么肯定是以出京发送物资的任务为主。天圣七年七月,三司言:“每岁赐诸路州军文武臣僚、军员中冬衣袄,自京差驴骡骆驼、兵士等搬赴逐处,费用劳扰。”(34)则是每年承担从开封向各地发送官员、将士冬季服装这一常规任务的役畜中,包括骆驼。王明清记载了一个民间故事,具体验证了这一点:

顷岁有驼坊使臣夜坐未寐,闻户外有二人偶语云:“舍人来日当有万里之役,然遂免此苦,吾将奈何?”复答云:“谏议愿自宽,何戚戚?会当免耳。”其声甚雄。使臣窃窥之,乃二骆驼系庭中。翌日早有旨下坊中,差驼一头载军衣入蜀,乃庭下语者,继闻驼至蜀而死。不知二畜前境何人,而其罚如是之酷耶?(35)

此即用骆驼从开封向四川运输军装的实例。其他长途旅行的运输任务也有骆驼承担。例如外交:“文武群臣奉使于外,藩郡入朝,皆往来备饔饩,又有宾幕、军将、随身、牙官,马驴、橐驼之差:节、察俱有宾幕以下;中书、枢密、三司使有随身而无牙官、军将随;诸司使以上有军将、橐驼。”(36)具体如元年间,苏辙的报告中提到:“臣等近奉使北朝,窃见一行所用马及橐,并于太仆寺及坊差拨。”(37)宋朝出使辽国的使团中,按常规有骆驼托运行李物品。面向开封南部的骆驼运输,无疑是开封与南方的内地物资交流,同样很多。宋朝以善画骆驼著称的冯清,“阌乡人,真宗时入图画院。所居城南,相近逆旅,多驼。清尝遇之,虽身务所迫,必引视不已,求其情状,然后命笔,遂至声誉。”(38)可见开封城南的道路、旅店中,来往的骆驼很多,耳濡目染,以至于成就了一代最著名的骆驼画家。

开封民间有骆驼吗?

上一篇 」 ← 「 返回列表 」 → 「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