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体育平台官网

  二十二日 〔力疾急速登山。由岳庙西度将军桥,岳庙东西皆涧。北入山一里,为紫云洞,亦无洞,山前一冈当户环成耳。由此上岭一里,大石后度一脊,里许,路南有铁佛寺。寺后跻级一里,路两旁俱细竹蒙茸。上岭,得丹霞寺。复从寺侧北上,由络丝潭北下一岭,又循络丝上流之涧一里,为宝善堂。其处涧从东西两壑来,堂前有大石如劈,西涧环石下,出玉板桥,与东涧合而南。宝善界两涧中,去岳庙已五里。堂后复蹑蹬一里,又循西涧岭东平行二里,为半云庵。庵后渡涧西,蹑级直上二里,上一峰,为茶庵。又直上三里,逾一峰,得半山庵,路甚峻。由半山庵丹霞侧北上,竹树交映,青翠滴衣。竹中闻泉声淙淙。自半云逾涧,全不与水遇,以为山高无水,至是闻之殊快。时欲登顶,过诸寺俱不入。由丹霞上三里,为湘南寺,又二里,〕南天门。平行东向二里,分路。南一里,飞来船、讲经台。转至旧路,又东下半里,北度脊,西北上三里,上封寺。上封东有虎跑泉,西有卓锡泉。

  二十三日 上封。

  二十四日 上封。

  二十五日 上封。

  二十六日 晴。呈观音崖,再上祝融会仙桥,由不语崖西下。八里,分路。南茅坪。北二里,九龙坪,仍转路口。南一里,茅坪。东南由山半行,四里渡乱涧,至大坪分路。东南上南天门。西南小路直上四里,为老龙池,有水一池在岭坳,不甚澄清澈,其净室多在岭外。西南侧刀之西,雷祖之东分路。东二里,上侧刀峰。平行顶上二里,下山顶,度脊甚狭。行赤帝峰北一里,绕其东,分路。乃南由坳中东行,一里,转出天柱东,遂南下。五里,过狮子山与大路合,遂由岐路西入福严寺,殿已倾,僧佛鼎谋新之。宿明道山房。

  二十七日 早闻雨,餐后行少止。由寺西循天柱南一里,又西上二里,越南分之脊,转而北,循天柱西一里,上西来之脊,遂由脊上西南行,于是循华盖之东矣。一里,转华盖南,西行三里,循华盖西而北下。风雨大至,自是持盖行。北过一小坪,复上岭,共一里,转而西行岭脊上。连度三脊,或循岭北,或循岭南,共三里而复上岭。于是直上二里,是为观音峰矣。由峰北树中行三里,雨始止,而沉霾殊甚。又西南下一里,得观音庵,始知路不迷。又下一里,为罗汉台。〔有路自北坞至者,即南沟来道。〕于是复南上二里,连度二脊,丛木亦尽,峰皆茅矣。既逾高顶,南下一里,得丛木一丘,是为云雾堂。中有老僧,号东窗,年九十八,犹能与客同拜起。时雾稍开,又南下一里半,得东来大路,遂转西下,又一里半至涧,渡桥而西,即方广寺。寺正殿崇祯初被灾,三佛俱雨中。盖大岭之南,石廪峰分支四下,〔为莲花诸峰;〕大岭之北,云雾顶分支西下,〔为泉室、天台诸峰。〕夹而成坞,寺在其中,寺始于梁天监中。水口西去,环锁甚隘,亦胜地也。宋晦庵、南轩诸迹,没俱于火。寺西有洗衲池,补衣石在涧旁。渡水口桥,即北上山,西北登一里半,又平行一里半,得天台寺。寺有僧全撰,名僧也。适他出,其徒中立以芽茶馈。〔盖泉室峰又西起高顶,突为天台峰。西垂一支,环转而南,若大尾之掉,几东接其南下之支。南面水仅成峡,内环一坞如玦,在高原之上,与方广可称上下二奇。〕返宿方广庆禅、宁禅房。

  先是,余欲由南沟趋罗汉台至方广;比登古龙池,乃东上侧刀峰,误出天柱东;及宿福严,适佛鼎师通道取木,遂复辟罗汉台路。余乃得循之西行,且自天柱、华盖、观音、云雾至大坳,皆衡山来脉之脊,得一览无遗,实意中之事也。由南沟趋罗(汉)台亦迂,不若径登天台,然后南岳之胜乃尽。

  二十八日 早起,风雨不收。宁禅、庆禅二僧固坚持留,余强别之。庆禅送至补衲台而别。遂沿涧西行,南北两界,山俱茅秃。五里,始有石树萦溪,崖影溪声,上下交映。又二里,〔隔溪前山,有峡自东南来,与方广水合流西去。〕北向登崖,崖下石树愈密,涧在深壑,其中有黑、白、黄三龙潭,两崖峭削,故路折而上,〔闻声而已,不能见也。〕已而平行山半,共三里,过鹅公嘴,得龙潭寺。寺在天台西峰之下,南为双髻峰。盖天台、双髻夹而西来,以成龙潭之流;潭北上即为寺,寺西为狮子峰,尖削特立,天台以西之峰,至此而尽;其南隔溪即双髻西峰,而莲花以西之峰,亦至此而尽;过九龙,犹平行山半,五里,自狮子峰南绕其西,下山又五里,为马迹桥,而衡山西面之山始尽。〔桥东去龙潭十里,西去湘乡界四十里,西北去白高三十里,南至衡阳界孟公坳五里。〕自马迹桥南渡一涧,〔润即方广九龙水去白高者。〕即东南行,四里至田心。又越一小桥,一里,上一低坳,不知其为界头也。过坳又五里,有水自东北山间悬崖而下,其高数十仞,是为小响水塘,盖亦衡山之余波也。又二里,有水自北山悬崖而下,是为大响水塘。〔阔大过前崖,而水分两级,转下峡间,初见上级,后见下级,故觉其不及前崖飞流直下也。〕前即宁水桥,问水从何处,始知其南由唐夫沙河而下衡州草桥。盖自马迹南五里孟公坳分衡阳、衡山界处,其水北下者,即由白高下一殒江,南下者,即由沙河下草桥,是孟公坳不特两县分界,而实衡山西来过脉也。第其坳甚平,其西来山即不甚高,故不之觉耳。始悟衡山来脉非自南来,乃由此坳东峙双髻,又东为莲花峰后山,又东起为石廪峰,始分南北二支,南为岣嵝gǒu lǒu白石诸峰,北为云雾、观音以峙天柱。使不由西路,必谓岣嵝、白石乃其来脉矣。

  由宁水桥饭而南,五里,过国清亭,逾一小岭,为穆家洞。其洞回环圆整,〔水〕自东南绕至东北,〔乃石廪峰西南峡中水;〕山亦如之,而东附于衡山之西。径洞二里,复南逾一岭,一里,是为陶朱下洞,其洞甚狭,水直西去。路又南入峡,二里,复逾一岭,为陶朱中洞,其水亦西去。又南二里,上一岭,其坳甚隘,为陶朱三洞,其洞较宽于前二洞,而不及穆洞之回环也。二里,又逾一岭,为界江,其水由东南向西北去。界江之西为大海岭。溯水南行一里,上一坳,亦甚平,乃衡之脉又西度为大海岭者。其坳北之水,即西北下唐夫;其坳南之水,即东南下横口者也。逾坳共一里,为傍塘,即随水东南行。五里,为黑山,又五里,水口,两山逼凑,水由其内破壁而入,路逾其上。一里,水始出峡,路亦就夷平。又一里,是为横口。傍塘、〔黑〕山之水南下,岣嵝之水西南来,至此而合。其地北望岣嵝、白石诸峰甚近,南去衡州尚五十里,遂止宿旅店。是日共行六十里。

  二十九日 早起,雨如注,乃踯躅泥途中。沿溪南行,逾一小岭,是为上梨坪。又逾一小岭,五里,是为下梨坪,复与溪遇。又循溪东南下,十里,为杨梅滩,有石梁南北跨溪上,溪由梁下东去,路越梁东南行。五里入排冲,又行排中五里,南逾青山坳,排冲者,冈自谭碧岭东南至青山,分为两支,俱西北转,两冈排闼tà门,夹成长坞,缭绕为田,路由之入,至青山而坞穷。乃逾坳而南,陂陀高下,滑泞几不留足,而衣絮沾透,亦疲而不觉其寒。十里,下望日坳,为黄沙湾,则蒸江自西南沿山而来,路遂随江东南下,又五里为草桥,即衡州府矣。觅静闻,暮得之绿竹庵天母殿瑞光师处。亟投之,就火炙衣,而衡山古太坪僧融止已在焉。先是,予过古太坪,上古龙池,于山半问路静室,而融止及其师兄应庵双瞽。苦留余。余急辞去,至是已先会静闻,知余踪迹。盖融止扶应庵将南返桂林七星岩,故道出于此,而复与之遇,亦一缘也。

  绿竹庵在衡北门外华严、松萝诸庵之间。八庵连络,俱幽静明洁,呗bài呗即梵,佛教徒念经诵之声相闻,乃藩府焚修焚香修道之地。盖桂王以亲藩乐善,故孜孜于禅教云。

  三十日 游城外河街,泞甚。暮,返宿天母殿。

徐霞客游记章节目录

相关翻译

写翻译

徐霞客游记 楚游日记三译文

二十二日奋力急速地朝山上攀登。从岳庙往西越过将军桥,岳庙的东、西两面都是山涧。往北人山一里,为紫云洞,其实也没有洞,不过是山前面的一条山冈环绕在山口处围成一个山坞罢了。由此上岭一里…展开

  二十二日奋力急速地朝山上攀登。从岳庙往西越过将军桥,岳庙的东、西两面都是山涧。往北人山一里,为紫云洞,其实也没有洞,不过是山前面的一条山冈环绕在山口处围成一个山坞罢了。由此上岭一里,从大石头后越过一条山脊。从络丝潭北面走下一岭,又顺着络丝潭上游的山涧走一里,为宝善堂。那里两条山涧水从西两个山谷中流来,堂前有块大石头如同刀劈的一样,西边那条山涧水环绕石头下边,流出玉板桥,与东边那条山涧水汇合而往南流去。宝善堂隔在两条山涧水中间,它距离岳庙已有五里。从堂后面仍然踩着石瞪朝上走一里,又顺西涧东面的山岭平行两里,为半云庵。从庵后渡到涧西边,踏着石阶直往上走两里,攀上一座山峰,为走了一里多,路南边有个铁佛寺。从寺后踏着石阶往上一里,路两旁尽是些纷乱的细竹。上岭,到丹霞寺。从半山庵、丹霞寺侧面往北朝上走,竹子树木交相衬映,青翠的颜色仿佛要滴落到衣服上洁走在竹丛中,听到泉声涂涂。从半云庵越过山涧后,从未与水流相遇,以为山高没有水了,到此听到水声感到特别愉快。当时一心想登上山顶,经过各寺庙都没有进去。从丹霞寺往上走三里,为湘南寺,又走两里,到南天门。向东平走两里,路岔开。往南走一里,到飞来船和讲经台。转回到原路,又向东朝下走半里,往北越过山脊,再往西北朝上走三里,到达上封寺。上封寺东面有虎跑泉,西面有卓锡泉

  二十三日在上封寺。

  二十四日在上封寺。

  二十五日在上封寺。

  二十六日天气晴朗。到了观音崖,再次登上祝融会仙桥,从不语崖往西朝下走。八里后,路岔开。〔路口南边为茅坪。〕往北走两里,到九龙坪。仍然转回路口,往南走一里,到茅坪。往东南从半山腰中走,四里后渡过纷乱的山涧水,到大坪路岔开。〔往东南去的是上南天门的路。〕从西南面的小路直往上走四里,为老龙池,有一池水在岭坳上,不很清澈。僧人的净室大多在岭外。又往西南走,到侧刀峰西面、雷祖峰东面路岔开。往东走两里,登上侧刀峰。从侧刀峰顶上平行两里,走下山顶,所越过的山脊很狭窄。从赤帝峰北面走一里,绕到峰东面,路岔开。于是往南从山坳中向东行,一里,转出天柱峰东面,便往南朝下走。走五里,过了狮子山后与大路交合,于是从岔路往西进入福严寺,〔寺中的佛殿已经倾塌,僧人佛鼎打算新建。〕住在明道山房。

  二十七日早晨听到雨声,餐后出发时稍微停了些。从寺西面顺着天柱峰南边走一里,又往西朝上走两里,越过天柱峰分朝南面的山脊,折往北,顺天柱峰西面走一里,登上从西边延伸过来的山脊,便从山脊上往西南行,从这里起就是顺着华盖峰的东面走了。一里,转到华盖峰南面,往西走三里,顺华盖峰西面往北朝下走。这时急风骤雨来临,我撑伞而行。往北越过一小块山间平地,又上了岭,共走一里,折往西从岭脊上行。接连越过三座山脊,或者顺岭北,或者顺岭南,共走三里而又上了岭。从那岭直往上走两里,就是观音峰了。从观音峰北面的树林中行三里,雨才停下来,然而天空中阴霆仍十分浓密。又往西南朝下走一里,见到观音庵,这才知没迷路。又朝下走一里,为罗汉台。有条路从北面山坞中过来、它就是从南沟来的路。从罗汉台又往南朝上走两里,接连越过两座山脊,丛密的树木也没有了,山峰间都是些茅草。随后越过高高的山顶,往南朝下走一里,见到一座丛木生长的小山,这就是云雾堂。云雾堂中有个老僧人,法号叫东窗,年纪九十八岁,还能和客人同样地起身互行打拱作揖的礼仪。这时雾气稍微散开了些,又往南朝下走一里,见到从东面过来的大路,于是折往西下去,又走一里半到达山涧边,越过山涧上的桥到西面,就是方广寺。〔寺的正殿崇祯初年遭灾被毁,三尊佛像现都裸露在雨中。〕大略大岭的南面,石凛峰分出支脉往西延伸下去,成为莲花等山峰;大岭的北面,云雾堂所在山峰的峰顶分出支脉往西延伸下去,成为泉室、天台等山峰。它们夹峙而形成山坞,方广寺就位于山坞中,〔寺始建于南朝梁天监年间(502-519)〕,山坞的水口往西过去的地方,峰峦回环交锁,很是险要狭窄,也是一处名胜之地〔宋代朱晦庵、张南轩留在寺中的各种遗迹,都毁灭于火灾中〕。寺西面有个洗袖池,补衣石则在山涧旁边。跨过水口桥,就往北上了山,向西北攀登一里半,又平走一里半,见到天台寺。寺中有个僧人叫全撰,是个有名的僧人。当时恰巧他外出了,他的徒弟中立馈赠了我一些最嫩的茶叶。大略泉室峰从西面高顶延伸而来,突起而成为天台峰。天台峰西面垂下一条支脉,它环绕而折向南面,若像一条摆动的大尾巴,几乎往东连接着天台峰向南延伸下去的那条支脉。天台峰南面两山间的水流细小,山峡内环绕着一个山坞如同块玉,这山坞位于高山之上,与方广寺所在的那山坞可称为上下两奇。返回方广寺宿在庆禅和宁禅的房中。

  原先,我想从南沟前往罗汉台再到方广寺;等登上古龙池,却往东上了侧刀峰,错转出天柱峰东面;到宿在福严寺时,正好佛鼎禅师凿通道路取木修殿,便又辟开了到罗汉台的路。我这才得以顺着那辟开的路往西行,而且从天柱峰、华盖峰、观音峰、云雾堂所在的山峰到大坳,都是衡山来脉的峰脊,得以一览无遗,实在是心中快意的事。从南沟前往罗汉台,道路也绕,不如径直登上天台峰,这样南岳衡山的优美景致便可以览尽。

  二十八日早晨起来,风雨未停。宁禅、庆禅两位僧人坚决挽留我,我强硬地辞别了他们。庆禅送我到补钠台才与我分别。于是沿山涧往西行,南北两边,山都是光秃秃的,尽生长着些茅草。走五里,才有石崖树木萦绕在溪畔,崖影溪流,上下交相映照。又走两里,溪对岸的前山间,有个山峡自东南面延伸过来,山峡中的水与方广寺来的水汇合而流往西去。我们向北朝山崖上攀登,山崖下面石头树木更加茂密,山涧水处深谷之中,那深谷中有黑、白、黄三个龙潭,因为谷两边崖壁峻峭陡削,所以路折往上走,这样便只是听到水声而已,不能见到龙潭。随后在山半平行三里,过鹅公嘴,到龙潭寺。此寺在天台峰的西峰下,寺南面为双髻峰。大概天台峰、双髻峰夹峙而往西延伸过来,从而形成了有兰个龙潭在其中的那条水流;龙潭北面山上就是寺,寺西面为狮子峰,尖削陡峭,孤峰耸立,天合峰以西的山峰,到此结束;狮子峰南面溪流对岸就是双髻峰的西峰,莲花峰以西的山峰,也到此结束。过了九龙坪,依然从半山中朝前平行,五里后,从狮子峰南面绕到峰西面,下了山又走五里,为马迹桥,衡山西面的山峦这才结束。马迹桥东距龙潭十里,西距湘乡县界四十里,西北距白高三十里,南到衡阳县界孟公坳五里。从马迹桥往南渡过一条山涧,就是从方广寺、九龙坪流往白高去的那条。然后便往东南行,四里到田心。又越过一座小桥,走一里,登上一个低矮的山坳,我当时不知道它是往两县分界处。越过山坳又走五里,有条水流从东北面山间悬崖上倾泻下来,高有几丈,这里是小响水塘,大约这水也是衡山水流的余波。又走两里,有条水流从北面山上悬崖间倾泻下来,这里是大响水塘。水面的宽处超过前面那崖壁上的,但水分成两级折下山峡间,先看见上面的一级,然后见到下面的那级,所以觉得它不如前面崖壁上的那样飞流直下。大响水塘前面就是宁水桥,我向旁人询问桥下的水从何处流来,才知道它是往南从唐夫沙河而流下衡州城草桥。大略从马迹桥南面五里衡阳、衡山两县分界处的孟公坳起,水往北流是从白高流下一琐江,往南流是从沙河流下草桥,因此孟公坳不只是两县的分界,而实际上是衡山往西延伸而来的山脉经过的地方。只是这山坳很平,衡山往西延伸而来的山岭不很高,所以没有觉察到罢了。我这才悟出衡山的来脉不是从南面来,而是从此坳东面耸起为双髻峰,又往东为莲花峰后面的山,又往东耸起为石凛峰,这才分成南北两支,南支为峋峻、白石等山峰,北支为云雾堂所在的山峰和观音峰,而后耸起为天柱峰。假若不从衡山西面走,必定认为峋峻峰、白石峰就是它的来脉了。

  在宁水桥吃了饭后往南走,五里,经过国清亭,然后越过一座小山岭,为穆家洞。那洞曲折环绕,圆而齐整,水流从洞的东南面绕到东北面,它就是石凛峰西南山峡中的水流;洞周围的山也是环绕盘曲,往东连接衡山的西面。过洞走两里,又往南翻越一座山岭,走一里,为陶朱下洞,那洞很狭窄,水从洞中直往西流去。道路又向南进入山峡中,走两里,又翻越一座山岭,为陶朱中洞,洞中的水也往西流去。又往南走两里,登上一座山岭,岭坳很狭窄,那地方为陶朱三洞,此洞较宽于前面的两个洞,但不如穆洞那样曲折环绕。走两里,又越过一座山岭,为界江,江水从东南向西北流去。界江的西面为大海岭。溯水往南行一里,登上一个山坳,它也很平,是衡山的山脉又往西延伸为大海岭的那个山坳。山坳北边的水,就是往西北流下唐夫的那条;山坳南边的水,就是往东南流下横口的那条。翻过山坳共走一里,为傍塘,便沿水流往东南行。走五里,为黑山,又走五里,为水口,两山迫近,水流从中间破壁而入,道路则要翻越水流上面的山崖。一里后,水才流出山峡,路也趋平。又走一里,就是横口。傍塘、黑山的水往南流下来,峋峻峰的水从西南流来,到此处便汇合。从此地向北眺望,峋缕、白石等众山峰很近,它南距衡州城还有五十里,于是便停下来住宿在旅店中。这一天共行了六十里。二十九日早晨起来,大雨如注,于是在泥泞的道路中艰难地行走,边往前走边向后滑。沿溪往南行,越过一座小山岭,为上梨坪。又越过一座小山岭,走五里,为下梨坪,到这里又与溪流相遇。又沿溪往东南朝下走,十里,为杨梅滩,有座石桥南北横架在溪上,溪水从石桥下往东流去,路越过石桥往东南走。走五里进入排冲,又从排冲走五里,向南翻越青山坳。所谓排冲,是一条山冈从谭碧岭往东南延伸到青山后,分为两支,都折向西北,两座山冈中间如同一扇门,它们相夹而形成长长的山坞,山坞中田畴环绕,路顺山坞进去,到了青山山坞便结束了。于是翻过山坳往南走,山坡高低不平,泥浆滑溜,儿乎不能立足,衣服里层的棉絮虽然湿透了,也因为疲惫而不觉得寒冷。走十里,下了望日坳,为黄沙湾,蒸江从西南面沿山而来,道路于是顺江往东南朝下走。又走五里为草桥,就到达衡州府城了。去找寻静闻,傍晚在绿竹庵天母殿瑞光禅师处见到了他。赶忙奔到瑞光禅师房中,凑近火烘烤衣服,而衡山古太坪的僧人融止这时已经在瑞光禅师的房中了。这之前,我经过古太坪,上古龙池,在半山中曾到融止的静室何路,融止和他师兄应庵〔双目失明。〕苦苦挽留我,我急着告辞而去,到现在他已经先见着静闻,所以静闻知道了我的踪迹。因为融止搀扶着应庵打算南下返回桂林七星岩,所以经过这地方,而我又与他们相遇,也是‘次机缘。绿竹庵在衡州城北门外华严、松萝等众庵之间。八个庵连接着,各庵都幽静明亮而清洁,僧人诵经的声音根互听得到,它们是藩府焚香修道的地方。大概因为桂王以宗室受封者的身份而乐于行善,所以对于佛教中的事极为努九而不怠。

  三十日游览城外的河街,街道上泥浆很深很烂。傍晚时,返回天母殿住宿。

折叠

相关赏析

写赏析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亚博体育平台官网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00seosogolink.net/bookview/5363.html

热门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
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|亚博体育平台官网文网 | 赣ICP备18007976号 |关于我们|